首页 > 收藏百科 > 正文

古玉糖沁刍议
来源: http://www.guangxuyinyuan.com??收藏百科??光绪365bet正网注册_365bet体育在线投注官_365bet 知乎图片及价格


?
本文试图以相似年代(殷商至西周)的出土古玉为范例,对古玉“糖沁”的成因、性状及辨识要点作一简析:
?
“糖沁”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古玉沁状。凡是淡褐、红褐、棕褐或深褐的古玉沁色,通常都可以称之为“糖沁”。就如人们习惯于将黑色沁称之为“水银沁”一样,“糖沁”其实只是一种约定俗成的通俗化的叫法。如果同样以色感来表述,那么“糖沁”也便是褐色沁的一种别名(图一)。
?
在考古发掘的出土古玉报告中,“糖沁”是一种比较普遍的沁色表现。这种情况,无论是南、北土或干、湿坑出土的古玉,均可见到。不同的只是玉表在“干涩”和“湿润”上各有表现。而在某些特殊的地域环境中,“糖沁”几乎占有绝对的比例。说明沁色与地质地貌及水土结构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图二A、B)。
?
“糖沁”也有被叫做“饴斑”或“铁锈沁”的。这也是从色泽的表象上所做出的判断。但后一种叫法也许更符合客观实际。之所以这样说,是要从“糖沁”的成因说起。一般来说,古玉“糖沁”的形成,在它的外因环境中,必须具有以下几个促成因素:一、水土中的三价铁离子元素;二、一定的地温和地压作用;三、足够的时间(年代)。这三者中间,第一个条件是必须的,它对于改变古玉沁色的性质提供了必须因素。而第二、三个条件则在程度上起着重要的作用。也就是说,属于“糖沁”类的古玉,首先必定是由于遭受了此类三价铁离子矿物质元素的侵蚀或浸染。又由于地温和地压的强度和时间长度的推移,影响着这种矿物质改变受沁古玉质量的程度,因此也便有了淡褐、红褐、棕褐、深褐等等浓淡不一的沁色性状(图三A、B、C、D)。
?
?
?
“糖沁”的极致表现,是使古玉从整体上产生质变。质变的结果,是基本上改变了玉器的原色。如果在比较温湿的环境中,则可能是或浅或深的铁锈红成为玉色主体(图四),甚至于深黑如铁疙瘩一块(图五)。但因为毕竟玉质晶体结构与浸染物不可能做到完全均衡一致,因此大体尚能检视到隐现其间的原生的质地(或曰“开窗”)(图六)。而若是材质松软且又处在比较干燥或酸碱程度比较严重的坑口中,“糖沁”甚至有发展为钙化或呈鸡骨白的情况(图七)。
?
如前所述,由于“糖沁”的形成与地质地貌及水土结构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此注意到在某些地区,经考古发掘所出土的古玉此种状况尤为普遍和严重。这无疑与当地的土壤质地有关。我们知道,土壤所以有各种颜色,是因为土壤里含有多种矿物质的缘故。棕壤和红壤里含有丰富的铁质。红壤和棕壤是当铁质发生高度氧化后形成的,不同的只是程度。黄壤是铁质尚未能高度氧化。而含有石英、正长石、高岭土较多的土壤,一般更接近于灰白色。黑壤则主要是深色的腐殖质在其间作用了。显而易见,古玉会不可避免地受到周围矿物质的“亲近”,而被一点点地改变本色。这样,来理解某些地区土壤结构中丰富的氧化铁(三价铁离子元素)加上必要的其他因素,从而形成古玉沁色独特的地域性风格特点,也就不难明白了。本文列举的图例,大部分出于山东滕州前掌大墓地,说明鲁南地区的一些文化遗址坑口具有与别的文化遗址坑口不同的矿物质构成情况。为考察真相,笔者曾实地采集过一些地域地貌的相关资料,发现该地的土质和地下水中的矿物质构成情况,确实可以验证上述所发表的观点。虽然并不能完全说明数千年之前的历史地貌,但也不能认为地质地貌的演变是可以随意超越客观环境的。因此起码,这样的资料采集,为古玉沁状形成的某种地域特色寻找到了一点证据(图八A、B、C、D)。
?
古玉的“糖沁”与糖玉是比较容易混淆的二类玉器。杨伯达先生认为,“沁色上较为难辨的是饴斑和黑漆古。饴斑称为‘糖’……即类似用旧法所制之红糖色或麦芽糖色。这种糖是成玉之后的二次色,也是天然成色,成片、成块且深入深层,与白玉、青白玉、青玉共存……人工饴沁总是滞留在器表上,或夹在绺璺之内顺其方向呈深饴色线状沁。”(杨伯达:《传世古玉辨伪综论》)这是对古玉的“糖沁”与近现代糖玉分辨与判断的最清晰的描述。糖玉的使用从明清甚至更早到现在,也算有了一定的历史(图九A、B),而且从产地看分布较广,大抵在新疆叶城、且末、若羌,以及俄罗斯等地都有原料(图十A、B)。严格地说,从形成机制来看,它们之间没有太多的本质的区别。因为糖玉的形成,也是主要由氧化铁作用于透闪石一阳起石性质得到改变所致。而原生、次生的说法,我认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区分糖色的新旧,尤其是在古玉已被盘玩并呈熟旧了的情况底下,如何来区分新旧。
?
经常听到有人说这样的区分是很简单,理由是只要以玉色与质感(沁状与包浆)来分辨便是了。但实际上情况并不那么简单。因为即使在形制、纹饰、工艺手法等等各种条件具备的情况下,以玉色与质感来断此类古玉真赝的方法有时也未必能完全适用(当然不排除这两个条件的可行性)。所以这样说,我的体会是,一、有些“糖沁”的古玉,特别是那些容易受氧化铁浸染的白玉,它们的材质通常以结构比较疏松的地方玉材居多。因此即便沁染严重而玉表光泽晦涩的,也大有器在(图十一);二、若要说差别,在糖色的浓淡深浅的晕散过渡上,“糖沁”古玉比糖玉要来得更自然、更全面(图十二),也即杨伯达先生所说的“天然成色,成片、成块且深入深层”。而糖玉的边界似乎比“糖沁”更清楚更明白些;三、回到玉色与质感上来,由于“糖沁”古玉(尤其是东周前的古玉)玉种比较复杂多变,从透闪石到蛇纹石类等都有,并且常常因材制宜,因此质感、玉色丰富多彩,虽无定类但结合器型工艺等不难辨识;而糖玉的玉种局限于常见的一些矿藏,相对而言其质感、玉色略显单调,因而也给辨伪留下了“把柄”。加上以糖玉仿古,未得古人鬼斧神工真经,便是再怎么精雕细琢,也必然会破绽百出。
?
古玉真伪的辨识从来没有公式可循。对“糖沁”的认识亦是如此。本文的浅释,相信同样具有相当的局限。而其中的是非因素,也只有靠读者结合自身的鉴藏心得去感悟、去明辨了。
?
?

上一篇:新石器时期玉珠
下一篇:最后一页